一个综合性文章门户网站
www.aolanka.com.cn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学百科 > 微小说 >

警察老赵

时间: 2020-01-20| 作者:闹闹 | 来源: www.aolanka.com.cn

如果比换警服的速度,老赵绝对是全局最慢的。每天一大早,老赵必是第一个走进办公室,小心翼翼地拿出警服,端详良久,方缓慢地穿到身上。每次换警服,都无比庄重。对于老赵来说,上班无疑是一件幸福的事情。自从被调到宣传处,老赵的工作就清闲了许多,可是老赵却并不清闲,你总会看到他在局里面跑上跑下,忙来忙去。就连刚刚分配到局里的小警察,观察了老赵一天后,也会得出一个老赵比局长还要忙的结论。

有了老赵,宣传处只能用一尘不染来形容。全局卫生评比,宣传处一直都名列榜首。每天上班下班,老赵忙碌的身影就在宣传处里不间断地晃来晃去。如果老赵去开个保洁公司,那肯定是老百姓信得过的企业。只是,年逾五旬的老赵,仿佛生来就是要当警察的。穿上警服,老赵是全局最笔挺的警察,就连刑警队的那些帅小伙都望尘莫及。脱下警服,老赵立刻就变成了另一个人,骑着自行车,拿着菜篮,再普通不过。

赵夫人有一份体面的工作,大夫。她和老赵配在一起,一个是抓人的,一个是救人的,简直是水火不容??墒堑搅松罾?老赵实实在在地被赵夫人给溶了去。赵夫人高兴的时候,老赵是笑着的;赵夫人表达对老赵不满的时候,老赵还是笑着的。对于老赵来说,微笑简直就是屡试不爽的家庭通行证。而赵夫人每次看到老赵“不思进取”的笑容,也就渐渐没了脾气,只得一声叹息,岁月蹉跎,当初多么地遇人不淑。老赵在警局里就是嘻嘻哈哈,遇见谁都是一副笑脸,不管有天大的事,只要是见到老赵的笑脸,也就烟消云散,忍俊不禁。下班,老赵把这一优良传统带回了家,面对这张习惯性的笑脸,赵夫人既无奈又觉得好笑,摇摇头,罢了。

赵夫人在单位说不上呼风唤雨,但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。作为这个城市最有名的骨科大夫,无论医术医德都有口皆碑。作为这样一个女强人,她不怕你跟她讨论什么医学难题,最怕的就是“你和你们家老赵是怎么认识的啊”这句话。这句话一如撒手锏一般,让赵夫人耿耿于怀,甚至于让赵夫人开始痛恨自己骨科大夫这个职业。认识老赵的时候,赵夫人还是医院里的实习医生,有一天晚上值班,赵夫人就在急诊室里邂逅了老赵,哦不,是民警小赵。年轻时候的老赵,英俊的外表并不输给现在电视上的明星,只是偏偏爱上警察这一行。年轻气盛,蹲坑抓小偷的时候,用力太猛,小偷是抓到了,自己也摔了个骨折。小赵的师傅说他,这叫得不偿失,就算小赵抓不住小偷,前面埋伏的战友也一定能抓住他,现在可好,伤筋动骨一百天,小赵就只能在病床上“执勤”了。小赵笑嘻嘻地看着师傅说,能抓住贼,就不要给后面的同志添麻烦了,小赵如是说。说得站在一旁的赵夫人忍不住笑了出来。这一下,小赵笑不出来了,讪讪的,脸刷地就红了。

这是赵夫人的第一个病人。结婚后,赵夫人总拿这件事开老赵的玩笑,你就是为了抓一个小偷,把自己给搞骨折了,人家来医院的警察,都是办大案子的,唯独你,大案子没办上,却找到一个老婆。老赵仍旧是笑,那小偷也算得上是咱们俩的媒人了。

老赵不是没哭过,迄今为止,也有那么两次。第一次是结婚,不知道为什么,喝多了的老赵见到自己的夫人,一下子动情,眼泪哗的就涌了出来。第二次是送师傅,在灵堂送师傅的时候老赵还没哭,可回来的路上却再也忍不住了。用老赵的话来说,是师傅告诉自己,警察应该怎么当,什么样的人才是警察!如果没有师傅,老赵他就成不了警察。每年祭日,老赵都不忘去给师傅上一炷香,鞠一个躬。赵夫人也知道,对于老赵,什么都可以当成玩笑来开,除了他师傅。

其实,老赵对自己的老婆言听计从,百依百顺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赵夫人给他生了个儿子。老赵抱着赵夫人声嘶力竭地产下来的儿子赵彬,总是喜上心头,那感觉就像他第一次喝白酒一样,一股热流涌上来。在老赵的心里,只要有了这个儿子,哪怕是给赵夫人当儿子也愿意。不过,这种喜悦也只是在赵彬小时候。孩子小时候总是招人疼爱,那个时候赵彬学习也好,听话,在派出所里几乎成了有口皆碑的典范。老赵时不时地也感叹,自己一辈子没什么出息,没破过大案,最大的出息就是娶了个有出息的老婆,生了个有出息的儿子。这对他来说,是一辈子值得骄傲的事。但自从赵彬上了大学,老赵就觉得自己的儿子变了。这一点,从赵彬房间里的墙壁就看得出来,原本干干净净的墙壁贴上了五花八门的海报,没有一个人是老赵认识的。但这些海报上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不像人。老赵问过儿子,这些都是什么人物。赵彬不耐烦地告诉老赵,您落伍了,这是摇滚明星??旎盍税氚俚睦险?第一次听到摇滚明星四个字,老赵心里想,这恐怕也是个什么职业吧。

最让老赵惊讶的是,赵彬有一天背着一把吉他回家,信誓旦旦地告诉老赵和赵夫人,他准备去北京当摇滚明星。这让老赵和赵夫人吓得够戗,一想到儿子有可能和海报上那些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明星一个样子,寒毛都竖了起来。那一天,赵彬最终没有去北京,答应老赵和赵夫人留下来读完大学。但是代价非常,赵夫人几乎哭了一晚上,老赵抽着烟几乎看了赵夫人一晚上。第二天早上起来,老赵叹了口气,不无沧桑地说,孩子真的是长大了,有主意了。

从那以后,老赵再也不跟同事讲自己的儿子,他觉得,赵彬以前的身份就是老赵的儿子,那个品学兼优听话的孩子。但如今,赵彬不是老赵的“儿子”了,赵彬就是赵彬,一个有理想的年轻人。

赵夫人对自己宝贝儿子的态度也变了。从来没溺爱过赵彬的赵夫人,开始溺爱这个有了主意的儿子。人到中年,想法有的时候却越来越像个小孩子,赵夫人的意识里,只要对赵彬好,给他做好吃的,什么都答应儿子,那赵彬就不会走??墒钦员蚨哉苑蛉说恼庑┳龇ú⒉涣烨?也难怪,一个未来的摇滚明星怎么会容忍有人还当自己是孩子呢?赵夫人和赵彬的家庭矛盾,像没完没了的韩剧一样,变成了一出喜剧。

归根究底,最让老赵担心的不是自己的夫人,也不是赵彬,而是越来越近的,脱下警服的那一刻。

自从李成功分配到局里,成为刑警大队最年轻的刑警之后,他就见识了老赵的厉害。李成功的名言就是,刑警队最怕的不是局长,是老赵。每次老赵敲门走进刑警大队,对李成功来说就像末日一样。老赵絮絮叨叨地下达宣传局里的最新指示,又追要刑警队的办案资料用作宣传。这对与老赵同事已久的老刑警来说都是避之不及的,更何况年轻气盛的李成功?在警校的时候,李成功对于一个警察成功的概念就已经形成,他的脑子里,警察就应该是勇往直前,站在前线上与犯罪分子作斗争。李成功认为,打掉一个犯罪分子,就等于?;ち税傩盏陌踩?所以,多打一个犯罪分子,多破一个大案,那就是多救了一些人??墒撬蛲蛳氩坏?公安局还有老赵这样的警察。老赵长年累月地坐在办公室里,他的工作除了开会,就是给刑警队“找麻烦”。刑警的工作十分繁忙,李成功还觉得脑子不够使呢,偏偏这时候总会出来一个老赵,拿出一摞摞的宣传资料、上级指示。李成功不明白,警察队伍到底要老赵这样的人有什么用。

老赵知道李成功对他有意见,但他仍旧是笑脸相迎。对于宣传工作,老赵的解释是这样的,宣传不是王婆卖瓜、自卖自夸的事,宣传也不是给其他的战友找麻烦。好的宣传,不仅是对法制的宣传,也是对警队的规范。老赵觉得,这事高尚,虽然烦琐,虽然有的时候李成功这样的年轻刑警不理解,可是宣传还是得做。他给李成功讲,宣传宣传,就是要宣扬和传播。宣扬什么?正气!传播什么?法制!可李成功哪里能听得进去老赵的谆谆教诲,每次听老赵讲宣传的意义,他就头大,恨不得找一面墙一头撞过去。不过老赵不介意,不管李成功怎么想,这话,老赵是必须要说的。

所以,局里面流传着这样一句话,生生相克,对于犯罪分子来说,最怕的是李成功这样不要命的警察。对于李成功来说,最怕的偏偏就是老赵这样没完没了的警察。

不过,这两天老赵来刑警队可安静了许多。市里出了一个难缠的案子,刑警队正在节骨眼上,李成功焦头烂额。这案子说来也奇怪,李成功来刑警队时间也不短了,可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没头绪的案子。市里一所中学的女老师,在回家的路上被人杀了??瓷先ナ且患胀ǖ男咨卑?可是调查起来却大费周章。确定女老师的身份之后,李成功自然要排查她的社会关系。但偏偏就在社会关系上出了岔子,这个女老师平素里待人和蔼,彬彬有礼,从来也没听说和谁结起来梁子。从同事的嘴里得知,女老师和丈夫之间也十分恩爱。这让李成功觉得不可思议,从现场来看,能够在回家的路上截杀女老师的应该是熟人,可是偏巧,案发当天下了一场大雨,现场几乎没什么线索可言。这对李成功来说无疑是一个难题。虽然心里面相信法网恢恢,疏而不漏,只要是犯罪就一定有证据,但真的操作起来,却不是写推理小说那么简单。

见到李成功和刑警队上下都忙得不可开交,老赵自然也就安静了许多。他自己知道,宣传工作虽然重要,可是如果耽误了刑警队办案,给李成功添了麻烦,那就是他自己的不是了。老赵蹑手蹑脚地走进刑警队办公室,悄悄地把材料放在桌子上,心思都在案子上的李成功和其他同事,根本没察觉老赵走进过办公室。只是下班的时候发现桌子上的材料,方知老赵来过,不过谁也想不通,怎么今天老赵这么安静呢?

按理讲,老赵应该算李成功的领导,虽然不直接领导李成功的工作,可是无论从警龄还是从警衔,都是李成功的老上级了??墒抢畛晒θ床徽饷聪?满脑子都是破大案的李成功,脑子里才没有那么严谨的上下级观念呢。局里面让老赵负责警务工作,说起来是个工作,其实就是监督公安队伍的规范上岗??烧庑┨跆蹩蚩蚨杂诶畛晒此导蛑本褪翘迫靥自谒镂蚩漳源系慕艄恐?。好几次评比下来,刑警队的警务规范都是全局上下分数最低的。对于此,老赵总是悉心地教导李成功,一个警察,如果连自己的警务都做不好,桌子上乱糟糟的,屋子里也不打扫,那刑警工作也就不会仔细。平常,李成功听到老赵的这些“教导”都是不以为然,也就不爱答理老赵??墒墙裉?为了女老师的案子心急如焚的李成功再也忍不住了,嗓音提高了三个分贝,把老赵说得满脸通红。

“我们刑警队再乱,那也是办案子的,抓犯罪分子。老赵,我们不像你,你的工作就是收拾屋子,整理材料??晌颐窃俾夷且彩浅錾胨腊?我就不知道你老赵在这警队里有什么用!”

这话说出来,连李成功的同事都觉得不像话。老赵虽然平素里是絮絮叨叨了一点,但李成功的言语也未免偏激,哪怕这是刑警队公认的事实,可是当面顶撞领导,总归是不应该。气头上的李成功也顾不得道歉,整整一周的熬夜办案早已经把他的神经搞大了,一触即发。老赵听完,默不作声,只是放下材料安静地走出刑警队的办公室。刑警队一下子安静了,这安静却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尴尬?;汗窭吹睦畛晒σ簿醯米约禾至?但想一想,自己没有什么错,也就罢了。

老赵没责怪李成功,也没有向李成功的上级汇报。他理解李成功,老赵年轻的时候也气盛,容不得人,也曾经顶撞过自己的师傅。他觉得李成功像自己,不过应该比自己有出息。老赵年轻的时候也想办大案,可最终只是警队里寂寂无名的一个宣传人员。委屈自然是有,但李成功也没什么错。老赵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,警服已经脱了下来。他想着这一切,缓缓地把警服放进衣柜里,每次做这个动作,对老赵来说都十分不舍。老赵的衣柜整整齐齐,警服对他来说那就是宝贝。老赵边放边想,也许自己真的应该检讨一下工作方法。宣传工作必须要做,可是也不能让人烦呀。

当天晚上,老赵在家中也显得尤其沉默。明天开始放“五一”长假了,老赵没有执勤任务。赵彬也收拾了简单的行李从学?;丶?。刚进家门,赵彬含糊不清地跟老赵打了声招呼就钻进屋里,紧闭房门。不一会儿,老赵就听见儿子的房间里传出来轰隆隆的音乐声,老赵知道那就是赵彬说的摇滚乐,可是他不知道那东西到底有什么好听的。老赵想和儿子说会儿话,可走到门口,听到摇滚乐,什么心情也就没了。

刚做完手术的赵夫人回家了,疲惫不堪。老赵殷勤地接过赵夫人的包,想和赵夫人聊聊今天白天的事,可是怎么也开不了口。老夫老妻的,每次赵夫人一脸疲惫地回家,都让老赵心疼不已。一家三口晚饭吃毕,沉默得让老赵想起来白天李成功那一席话之后的情景。赵彬快速吃完饭,又赶紧回到屋里享受他的摇滚乐了。赵夫人没有心思去管赵彬,简单吃了几口,吩咐老赵把碗洗了,也回到卧室里休息。老赵支应了一声,只剩下他一个人吃饭。赵彬和赵夫人都有得忙,只有自己一天闲得没有事情,除了做饭,恐怕这家里也不是那么需要老赵的存在吧。这种想法让老赵发慌,心里也忐忑不安。

今天又打碎了一个碗。这是一周以来老赵不小心打碎的第二只碗,幸好赵夫人才无暇去顾及这些细枝末叶。这次老赵的胃疼比上次要严重得多。他只得放下手中的碗蹲下来,捂着肚子,眼前是刚才掉在地上的那只支离破碎的碗。老赵面对一团糟的厨房,苦笑着说,真不争气。

老赵的胃病算是痼疾,当上警察不久,就检查出来了,但老赵始终没当成来看。老赵戏谑地说,哪个领导人没有胃病啊,我这是领导病,光荣。后来娶了赵夫人,总算是认真对待了一下自己的胃。老赵也不禁感叹,前二十多年太对不起自己的胃了,娶了老婆,才真正把胃给扶正了。就算这样,老赵吃起饭来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。长年累月下来,一顿三餐反而让老赵觉得不适应了。现在转到了机关工作,一顿三餐少不了,晚上还得负责做饭,老赵厨艺见长,胃也慢慢地调养过来。但这段期间,好像有了点旧病复发的意思,眼看着自己要退休了,这难养的胃却不甘落后,不愿意下岗。不过,这几次的疼痛跟以前好像也不太一样,更加剧烈。老赵觉得,可能是快退休了,心情不好,这胃也跟着一块作弄自己。

总算是缓了回来。老赵缓缓地站起身来,把碗收拾好。躺在床上看报纸的时候,老赵忍不住问赵夫人,过两天要是退休了,你说我应该干点什么去呢?赵夫人隐约是听见老赵在跟自己说话,可困意更胜,赵夫人摆摆手,大有随便的意思。老赵又叹了口气,他一想到,这是自己今天叹的第四口气了,也不免觉得好笑。以前自己从来不叹气,永远是一张笑脸,再烦心的愁事老赵都可以一一化解,但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。老赵觉得不完全是因为李成功的那一番话,他也不会记在心上,对于老赵来说,李成功跟自己的儿子也差不多。

过两天,我想趁着长假去看看师娘她老人家。你也知道,师傅和师娘一直没有孩子,自从师傅走了,师娘就一个人过。老赵像是在跟自己通报行程一样,赵夫人支应了一声,听不听得见老赵就不得而知了。

长假过去,我们局里要组织大家去体检。我不爱去,没什么病。体检无非也是跟以前一样,大夫说什么有胃病,需要调理。我调理了这么长时间,一日三餐都不差,不还是疼吗?没用。我不爱去体检。老赵越来越像自言自语。

赵夫人听到体检,眼睛慢慢地睁开,坐了起来。

老赵,不是我说你,体检你必须得去。你看报纸上说了吗,公务员病,那也很可怕。我们单位来看病的,不是老人就是公务员。体检你必须去。

赵夫人言语坚决,全然没有了刚才的倦意。老赵看到赵夫人坐了起来,顿时也来了兴致,想把白天的事跟自己的妻子讲讲。老赵觉得,心里有事还是要跟妻子讲才行?;疤飧找淮蚩?赵彬屋子里的摇滚乐声音又传了出来,而且声音越来越大,赵夫人打断老赵的话匣,起身就奔着赵彬的屋子去。老赵说到一半的话收了回来,陷入沉默,不一会儿,耳边就传来自己的妻儿吵架的声音。老赵顿觉无趣,想一想,还是躺下去睡觉吧。

赵夫人回到房里,见老赵已经睡去,也缓缓地躺了下来,她看见老赵斑白的双鬓。刚认识老赵的时候,还是一个趾高气昂的小伙,如今半百已过。这几年老赵进了机关,工作不忙,节节高升的赵夫人却忙了起来,家中的里里外外都是老赵来打理,赵夫人一来觉得老赵是个好丈夫,老实人,二来也亏欠他,毕竟没有尽到妻子的责任。赵夫人躺在床上,关了台灯,眼角忍不住流下了几滴泪,心想,将来退休,一定得好好照顾老赵。

北方的城市总是干燥,五月份,与南方的潮湿不同,气候总是有点干涩。老赵骑上车,他已经准备好了不少东西给师娘。老赵的车穿梭在这个城市里的时候,总会隐隐约约地感受到北方城市独特的历史厚重感。城墙从老赵身边飞快地划过,他心里忍不住想,这几百年以前,多少人为了自己的家园保卫城墙。虽然现在是和平年代,用不着全民皆兵,扞卫家园,但是警察的作用不跟那几百年前的士兵一样吗?人民警察,也是人民子弟兵。想到这儿,老赵觉得心里不那么发堵了,这口气算是顺了过来。

总还是有一点寒气,老赵锁好车,拿上给师娘的礼物钻进了胡同。这一路上,邻居都在跟老赵打招呼,这让老赵觉得心里暖洋洋的。师傅当了一辈子警察,临走了也只是留给师娘这么一间平房,冬冷夏热的,老人家住着也不舒服。老赵想接师娘到自己家里去住,可是师娘执意要留在胡同里,老赵知道,师娘这是怕麻烦自己。师娘说,楼房虽然是好,冬暖夏凉,什么都不愁,可就是没有人气儿。老赵想想也是,自己搬到楼房这么多年,邻里之间跟陌生人也差不多,基本上没什么联系。哪像胡同里,老赵虽然不住在这儿,但是邻居之间这种热乎劲让老赵觉得踏实。师娘喜欢住在这儿,也就是这地气儿和人气儿让她老人家觉得幸福吧?;秀奔?老赵真觉得这才像是自己的家。

老赵敲了几下门,师娘还是那么健康,一点也不显老。师娘见着是老赵,像见了儿子一样笑得开了花。老太太虽然是一个人住,可是家里一点也不乱。师娘一辈子爱干净,师傅还在的时候,老赵来串门,就经常听见师娘因为师傅的不拘小节而奚落他,老赵觉得有意思。只是,师傅这一走,师娘未免也寂寞了许多,连个拌嘴的人都没有了。老赵把东西放在桌子上,师娘埋怨老赵破费,老赵嘻嘻哈哈,打开一罐罐头给师娘。

师娘,你现在的身体还好?师娘瞥了老赵一眼,不屑一顾。我的身体比你还好,你信不信。老赵点点头,师傅临终前就托付老赵照顾师娘,只要师娘的身体好,老赵就安心了。师娘身体虽然好,但是人老了,难免记性不那么好,还不忘记叮嘱老赵执行任务的时候要小心。老赵也不知道自己跟师娘说了多少次,已经不干刑警了,早就转到了机关,可是不出两天,师娘就会忘得一干二净。不仅如此,师娘还一直嘱咐老赵,记得带赵彬来看她,在她的印象里,赵彬永远还是那个刚上小学、戴着红领巾的孩子。老赵讪讪地笑笑,他当然想带赵彬来看师娘,可是“五一”长假,赵彬早和那些狐朋狗友去排练什么摇滚乐了。

老赵想起来,师傅在世的时候,一直都把赵彬当亲孙子对待。毕竟,师傅一辈子膝下无儿女。在师傅的口中,赵彬简直就是个宝贝。老赵知道,师傅这是羡慕自己,生了个这么好的儿子。想着这些,好像又看到了师傅一般。老赵多想跟师傅好好说说,因为一直以来,师傅都是他的精神支柱。

老赵别罢师娘,骑上车,又和几个邻居道了个别,就匆匆走了??墒?老赵心里并不知道要去做什么。自从退居二线,搞宣传工作以来,老赵突然觉得自己特别闲,平日里也没个业余爱好,赵夫人好几次要老赵培养点什么爱好,哪怕是养花养鸟,可在老赵眼里都提不起兴趣。但只要是进了公安局的大门,换上了警服,老赵才真真正正感觉到踏实,很大程度上,这也是老赵离不开警队的原因之一。一辈子都是个警察,等到退休那一天脱了警服他干什么去呢?老赵不知道,赵夫人也不管了。有时候,老赵真觉得自己还不如赵彬,年纪轻轻,为了自己的爱好还想过放弃学业。要真的说老赵的爱好,那就是当警察了。所以,老赵一天里最害怕过的就是下班这段时间,这一年里最怕的,就是这几个长假了。不过,老赵心里也知道,要是连他这个管宣传的都忙了起来,那就不是什么好事了,警察就是为了保一方平安,警察要是都闲着没事干,这一方也就真的平安了。

人一上了年纪,心里面就爱乱想,可偏偏老赵还是那种乱想了吧,能把自己给说圆了的人。临近中午,不知不觉的,老赵的车就骑到了公安局的门口。老赵想骑过去,直接回家,可怎么也迈不动这两步道了。他锁好了车,不由自主地就走进了大门。值班的警察看见了老赵也笑了,对于他们来说,已经习惯了。老赵啊,如果不在公安局里面,那才叫奇怪呢。

老赵想去宣传处,把屋子收拾收拾,再把材料给整理整理。路过刑警队办公室的时候,他发现门还是开的,往里一望,烟雾缭绕。李成功一个人正在办公室里抽烟,看得出来,正在为案子的是上火。老赵理解他,自己当刑警那会儿,不也是没白天没黑夜,假期了也不着家吗?当警察的,生怕犯罪分子逃脱法网,那可就是一辈子都不安生的事儿了。他希望李成功能破案。老赵看了看手表,已经过了饭点,急忙忙地跑去食堂。

食堂师傅见了老赵,打趣道,老赵啊,怎么放假了还不忘惦记公安局的午餐呢?这免费的午餐就这么好吃吗?老赵仍旧一脸笑容,也不解释,让食堂师傅打了一份午饭,端着饭盒匆匆忙忙地就走了。等老赵回到刑警队办公室的门口,李成功还是一个人坐在里面。老赵敲了门,无人响应,看来李成功又是入神了,老赵便推开门走了进去。李成功见到是老赵,心里面有点过意不去,尴尬地站起来跟老赵打了声招呼。老赵笑嘻嘻地把饭盒放到李成功的面前。小李,还没吃饭吧,案子是得破,可饭也得吃,要不然脑子也不够用,来,吃饭,边吃边想。李成功接过饭盒,手都已经抖了,对不起三个就在嘴边儿上,可怎么也说不出来。老赵心领神会,笑呵呵地道个别,就走出了刑警队的办公室。

李成功望着饭盒里的饭菜,愈发觉得那天说的话太过分了,可是这对不起三个字就那么难说?李成功暗自骂自己,多少犯罪嫌疑人都抓了,今天可真成了废物点心了。

老赵回到宣传处的办公室,见整整齐齐的,他心里一想,是呀,自己放假前都收拾过了。老赵打开衣柜,拿出来警服,每一刻他看到这警服上的肩章和臂章就觉得骄傲。这不是证明了老赵资历多老,级别多高,这证明了老赵三十年来的警察历程。想着想着,不免觉得有些兴奋。老赵换上警服,戴上警帽,略显驼背的腰忽然又直了起来。老赵对着镜子里的自己,庄严地敬了一个礼。老赵呀老赵,你还是得穿警服,这才像个人!老赵自言自语,说出来这句话,如释重负。

老赵又想起来第一天当警察的时候,所里面给他找了一个师傅。师傅见到老赵的第一句就是问他为什么要当警察,老赵想都没想脱口而出,当警察,全家都光荣!

老赵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仿佛又看到了三十多年前刚进警队时候的样子,仿佛又看到了师傅,忍不住地又敬了一个礼,自豪地说,光荣!

李成功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切,心里说不出来的酸涩。

从一大早上,天上就挂满了乌云,整个世界好像也阴森森的。从窗外望出去,好像每个人的脸上也不快乐,不知道什么时候下雨,人人手上都攥着一把伞,没有伞的人像已经下雨了似的朝自己的目的地飞奔。老赵今天休息,今天他应该去体检,不过想了想,这样的天气去体检也没什么心情,明天去也是可以的,现在他最担心的是赵夫人和儿子带没带伞,不过再一想,儿子要是没伞就待在学校不回来了。老赵觉得自己有点无聊,站在窗前想来想去也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。他好像听到了雷声,闷闷作响在遥远的天际,似是一场大雨要来了。

老赵在房子里无所事事地晃来晃去快半个小时了,还是无法决定是不是去体检。其实犹豫来犹豫去,老赵是真的怕会查出什么病。这样赵夫人就更有理由让自己退休了,上了年纪之后的老赵,无论如何对警服都是恋恋不舍的。老赵对警服的情感可能是全局最深的,每年,老赵都会很正式地给自己拍一张穿警服的定妆照,然后摆在书柜最显眼的位置,你可以看到,在老赵的书柜里,并没有多少书,反而是照片多,当警察这几十年的时间,警服从白衣蓝裤到泛着淡黄的军队装,再到现在英姿飒爽的藏蓝警服,老赵从头又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,他发现警服是越变越有气势,可是穿在自己身上,却越来越没了型。一套熨烫齐整的警服挂在晾衣绳上面,随着风飘荡,那英气十足的劲儿却总像是在向老赵宣告,老赵啊老赵,你已经老了,这警服你是穿不好了。

是啊,老赵心里也知道,确实是老了,可是对警服的依恋却越来越深。他跟赵夫人讲,赵夫人却说自己是大男子主义,永远忘不了穿上警服给自己带来的威严感。也许是吧,可是这么多年下来,不管是哪套警服,在老赵这里都毫无疑问地变成了自己的亲人一般。听到这儿,赵夫人又说了,老赵啊,其实你这是转嫁儿子长大后的孤独,你把警服当成自己的儿子了。老赵笑了笑,是啊,是转嫁,但我是警服的儿子呢。而且,也许自己是警服最不争气的儿子,没穿着它冲锋陷阵,真正过足一把人民警察是人民英雄的瘾。老赵想着,脸上终于挂出了跟这天气不一样的微笑,小心翼翼地把照片上的灰尘拭去。

门开了,雨还没下,儿子就回来了??墒抢险宰叩矫趴诘氖焙?却不得不说看到了意外的一幕。小赵带着一个女孩进了家门。显而易见的是,两个人关系不一般,两只手紧攥着。老赵还在家,这是两个年轻人始料未及的。三个人的状况尴尬得颇有些可笑,两个年轻人甚至忘了这时候应该把握在一起手松开了。老赵面对这阵势也有点不知所措,脸上讪讪地笑了笑。

还是小赵反应快,他告诉老赵这是他的女朋友,来家里看看。然后就拉着脸上已经煞红的女朋友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。老赵注视着两个人的背影,一直到房门紧闭的那一刻。老赵点了点头,看来儿子真是长大了,也应该是谈婚论嫁的年龄了,当年自己遇到赵夫人不也是这个年纪吗?老赵想了想,又忍不住要感叹岁月蹉跎,时过境迁。又有点可惜,可惜的是刚才怎么没好好看看女孩的模样,也好知道儿子的眼光是什么样的。

吵闹的摇滚乐又响了起来,但今天好像没那么闹心,因为在老赵的心里早就被别的事给牵走了。那一道门,却似是隔断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一般。在老赵这边的世界里,一切都好像是腐朽而苍老的,儿子的那一边,显得神秘,青春,甚至有那么一股躁动的气息。

雷声越来越清晰了,这可能预示着一场大雨的来临,这个城市已经有一段时间没下过雨了,这就好像是老赵的心情,无论工作还是家庭,其实没什么烦心的事儿,但终究高兴不起来。自从局里通知了老赵退休的时间,他就变得心神不宁。屋子里的摇滚乐变得更响,小赵亦步亦趋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,老赵看着自己的儿子,反而觉得陌生。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儿子喜欢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,听乱糟糟的音乐,看稀奇古怪的电影,父子两个人的交流也变得越来越少,老赵甚至觉得,好像除了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会说上那么两句,要不然就是学校又要什么钱了,否则小赵是肯定不会跟老赵有推心置腹的交流的。老赵心里这样觉得,是不是儿子看到自己,也觉得有点陌生,有点尴尬呢?

“爸,那个是我女朋友。”

“你刚才说了。”老赵尽力使自己表现得平静,好奇心不会那么强,但仍旧忍不住透过门缝向里张望,没准儿里面的女孩就是自己的未来儿媳妇。

“是啊,你今天不是去体检吗?怎么没去?”儿子试探性地问老赵,老赵心知肚明,这是想让自己走了。

“是想去,但是外面一直阴天,怕下雨,也不知道你妈带没带伞。”

“噢,那你今天还去吗?”

老赵点了点头,他发现儿子房间的门被关了。

“我一会儿就去吧。这女孩家里,是干什么的?”

“爸,隐私。”

小赵说着转过身去,往自己的房间走,老赵也只能收拾东西,准备出门。小赵推开房门,迟疑了一下,还是转过身来。

“爸,你能不能别告诉我妈,我怕她到时候又问东问西的。”小赵说着,语气里透着渴望,但更多的却是命令的语气。

老赵又是点点头,匆匆换上衣服就准备出门了,刚打开防盗门,女孩从房间走出来,对着老赵的背影清脆地说:“叔叔再见!”

老赵有点吃惊,没有回头,只是拘谨地支应了一声,他听得到这句话说完,儿子的房门又重重地关上了。老赵打开家里的防盗门,走出去又轻轻关上。防盗门有的时候防的还真不是小偷,而是咱们自己呀。

老赵走到街上,雨就忍不住从天上落了下来,先是一滴两滴的,接着就倾盆而至。老赵突然想起来,那是自己的家呀,女孩说的“叔叔再见”听着还真是有点别扭。

顶着大雨,老赵还是来到了体检中心。虽然到了门口,可还是不情愿迈进去脚步。体检中心的LED液晶屏反复放着同一段话,大抵上都是在提醒公务员的职业病,都市里的现代人所面临的亚健康状况。老赵对着体检中心大厅的镜子照了照,挺精神的,一会儿看见大夫得微笑啊,努力笑了出来,却还是能看出来勉强。

一项一项地检查完,老赵自我感觉良好,他觉得自己应该没什么问题。雨也停了,天虽然没放晴,但是街上的人都收起了伞,情绪也就高涨了许多。老赵想了想刚才的每一项检查,看上去都非常自如。是啊,自己虽然到了二线,可是天天锻炼身体,没什么毛病。体检结果三天后才出来,不过这对老赵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,体检就像是考试一样,是赵夫人交代给自己的任务,如今完成了,回去也可以松一口气交差了。老赵想,谈恋爱的时候,赵夫人什么话都听自己的,大事小情最后都是老赵做主,可是结婚之后也不知怎么的,好像自己必须要迁就夫人了,柴米油盐的事情也耗不过夫人的意见。老赵骑着自行车,加快了速度,看见前面没人,飞驰过去溅起来一摊水。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夫妻生活吧,爱是容忍,老赵想着,却不记得这句话是哪儿看到的。

晚上回到家,赵夫人一如既往地疲惫不堪,似乎都忘了今天老赵去体检的事情。小赵还是把自己闷在房间里,女孩已经走了。老赵觉得整个家庭的生活还是那么一成不变。吃完饭,老赵给赵夫人按摩。

“无事献殷勤?”赵夫人说着话,眼睛却闭着。

“这不是怕夫人劳累过度吗?”

“还是有事。”

“今天儿子带了一个女孩回家。他不让我告诉你,可是我还得跟你说。”

赵夫人无精打采地应了一声。显然是没有在意老赵说的话,可是这句话通过耳朵真真正正地传递到赵夫人的大脑里面以后,赵夫人噌地就坐了起来,倒是给老赵吓了一大跳。

“带女孩?谁啊,女朋友?长什么样?干吗的?同学吗?为什么还嘱咐你不要告诉我啊?”赵夫人连珠炮似的问个不停,惊得老赵目瞪口呆,他想到了妻子会吃惊,可是反应如此剧烈还是始料未及的。

“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,没什么。他就是怕你追问,所以不让我告诉你。不过也没什么,孩子毕竟都那么大了。”

“你知道什么呀。”赵夫人端坐起来,开始给老赵上课,“现在交女朋友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,你不觉得咱儿子岁数还小吗?”

“当初我追你的时候不也是这个年纪。”

“今时不同往日,再说我可不想儿子走咱们的老路。你呀你也是的,好歹是个当父亲的,什么话都问不出来啊。我可不想儿子吃亏。”

“他一个男的,能吃什么亏。”老赵语气里有所不满,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一提到儿子,妻子就没完没了,好像两个人之间除了儿子什么都谈不了一样。

赵夫人赌气似的,背对着老赵躺在床上。老赵一个人孤零零的,原本他是想把话题引到体检上面去,像小学生完成了老师布置的作业一样,让赵夫人高兴一下??墒且膊恢涝趺戳?一提到儿子的问题,两个人总是要吵上一嘴。老赵素来不希望把儿子管得太严,可是在赵夫人看来,如今儿子这么特立独行,从来不跟家里人交流,就是因为老赵当初的放任自流。在赵夫人严谨的词典里面,自由跟散漫没任何区别。幸好小赵最后还是考上大学了,否则就要埋怨老赵一辈子了。

老赵关了灯,街上的光亮为窗台画出了几层剪影。最近老赵总是被这些再平常不过的现象吸引,他觉得是美的,可是也觉得,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谁也不会发觉它们。就如同他现在在单位、在家里一样,他只作为了一个习惯性的存在,仅此而已。

老赵想长舒一口气,却还是忍住了,他知道,自己的唉声叹气只能换来赵夫人更多的不满。他尽量不出声地躺到床上,却不能入眠。一辆车从街道上飞驰而过,为挂在墙上的剪影带来了几分运动,老赵突然觉得这晃动有些刺眼。他把手搭在赵夫人的肩膀上,轻轻地说,我今天体检去了。

可是没有声音,连儿子屋里的摇滚乐也没了,夜里就是这样,死水微澜。

李成功被停职了。这是局里最大的一条新闻,也变成了办公室里面热议的话题。在老赵这儿,他还真是觉得有点突然,前两天还趾高气昂的李成功怎么就被停职了。好事的同事还开玩笑说,老赵啊,李成功这下被停职,你心里是不是跟出了一口气似的?这句玩笑却把老赵给惹火了。大家都吓了一跳,从来没见过平常嘻嘻哈哈的老赵板着一张脸,一副怒气冲天的样子。好像被停职的不是李成功,而是他一样。

李成功的停职不是因为工作问题。说起来有点可笑,在公安局里号称破案神手的李成功,因为买菜被停职了。事情还是发生在三天前,李成功下班早,就去了菜市场,结果遇到一个蛮不讲理的菜贩欺负老人,李成功看不过去,想上前调解,谁知菜贩却把矛头对准了自己。李成功亮出了警官证,菜贩更是出言不逊,大有不把警察放在眼里的意思。正值下班的高峰期,不少人都在菜市场里围观,李成功脾气也急,一言不合就跟菜贩争执了起来,争执中李成功推了菜贩一把。这下可好,菜贩赖在地上不起,还报了警,找来了督察,要告李成功当街打人。被欺负的老人见事情闹大了,赶紧跑了。虽然有不少人能证明李成功没打人,可是推了人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实。李成功道了歉,菜贩仍旧得理不饶人,闹到了局里来,影响不好,也就把李成功给停职了。

老赵觉得心里不是滋味。李成功虽然平常对自己不尊敬,可是事情是一码归一码的,作为老警察,他自然觉得李成功不应该受这样的委屈。这件事让老赵闷闷不乐一天。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了,这样的事在他还是李成功这年纪的警察的时候是决计不会发生的。李成功的脾气是急了一点,但死咬着警察不放,不把李成功的警服扒下来就誓不罢休,这还是让老赵气不打一处来。

老赵心想,自己虽然不是领导,也不是记者,但毕竟是搞宣传的,总该能做点什么。老赵拿起了笔,想写却不知道怎么开始。自己虽然搞宣传工作也有不少年了,可是写文章总是头疼,要不是科室里那些大学毕业的高才生,自己还真弄不了。想着想着,老赵又伤感了起来,自己这个警察到底有什么用呢?写文章写不好,出去抓坏蛋也老了,说来说去还真有点像李成功说的。

老赵找到了文笔好的年轻警察,晃来晃去也不好意思开口。年轻警察好像看出了老赵的心思。

“老赵,有什么事呀?”

“也没什么。就是,刑警队的李成功被停职了,挺冤的,我想写点东西??墒嵌亲永镆裁欢嗌倌?想请教请教你们。”

“哟,老赵,你这还真是以德报怨啊,谁不知道整个局里他李成功是最瞧不起你的,现在反过来给他说好话啊?”

“都是警察,又不是阶级敌人。你说这文章,到底怎么开头,怎么写啊?”

年轻警察扶了扶鼻子上的眼镜,若有所思。老赵看着,总觉得这场景像是在哪儿看过。猛地一想,对呀,这姿势不就是上学的时候墙壁上挂着的高尔基吗?看来要写文章,还真得从行动上接近俄罗斯大文豪。

“其实,老赵,文章这个东西没什么技巧。你看杂志上的小说,写得天花乱坠可都是假事。你写的都是真事,咱就得有真感情。所以我觉得,你带着感情去写,想到什么写什么,这东西就错不了。”

老赵相信这句话,用真感情写真事,就跟他相信高尔基说的话一样。笔一动,行云流水。到最后连老赵都不记得自己之前都写过些什么了。他只觉得过瘾,好像把这几年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了。

这时候,手机响了,体检中心通知老赵明天去拿结果。

老赵躺在床上,依旧是失眠,但情绪好了很多,毕竟洋洋洒洒写了几千字自己想说的东西。赵夫人觉得老赵今天不太一样,虽然像平常那么闷闷不乐,可总能感觉到老赵脸上有那么一丝笑容。这笑容别人察觉不到,可却瞒不过赵夫人的眼睛。赵夫人这两年在医院工作得风生水起,自然忽视了家里的老赵,可是这么多年的老夫老妻,老赵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,赵夫人还是能察觉出来的。

“今天我去单位,他们说李成功那小子被停职了。挺冤的,就是被人逼到份儿上了,推了一把。有时候啊,看着警察这个职业挺光鲜的,也难干。碰到蛮不讲理的能怎么办?难道挨打?行,打咱们也能挨,可是你想想,连警察都挨打了,这犯罪分子还能把警察当回事儿吗?有的人对警察意见大,这社会要没警察,我看他意见更大!”

老赵自言自语,像演说家一样,激动却尽显自信。赵夫人笑着看自己的丈夫,这么多年过去了,却还像刚认识的时候那么单纯、可爱。其实赵夫人不希望老赵当什么英雄,老赵现在的职位就挺好,平平稳稳的,没事儿在家里发表个社会问题演讲。她刚跟老赵结婚的时候就说了,老赵,你可以是一名战士,但我不允许你最后当成了烈士。老赵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战士的料,但英雄肯定是这辈子都跟自己没关系了。

“对了,明天你的体检结果就该出来了吧?”

“嗯,出来了,明天我去取。有时候我就想,咱们都一把年纪了,还能奋斗成什么样呢?我真想去一趟农村走走。你还记得芬芬吗?以前咱俩没儿子的时候,总去农村看芬芬,现在可好,好多年都没去过了。”

芬芬是老赵师傅的养女。说起来,老赵师傅也算得上是芬芬的仇人了。当初芬芬的爸爸在城里抢劫,就是被老赵的师傅给抓的。但是法外尚有人情,老赵他师傅知道自己抓的罪犯还有一个女儿在农村,没人抚养孤苦伶仃,就收了当养女,每个月都给芬芬寄钱。老赵的师傅走了之后,自然老赵就承担起了这份责任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芬芬也长大了,早就不需要老赵抚养自己了。老赵想着,在农村,芬芬这年纪差不多也能有孩子了。

“找时间,还是去看一看吧。咱们也爬爬山,享受一下大自然的生活。”

“一把老骨头了,还学猴子爬山?”

“你这就不懂生活了。在城里,再怎么运动,那空气也是被污染的。再怎么膳食,那菜也是农药打出来的。哪儿能跟农村比啊,你现在能看到星星吗?那在农村就像能抓到一样。”老赵越睡越兴奋,禁不住坐了起来。

“行啊,你要去咱就过去。正好医院也想让我放两天年假,安排好了就去。不过现在我可要睡了,明天还有病人要看。”

老赵还想说着什么,窗外光线投射到墙壁上的剪影,却让他说不出话来,这多像星星啊,触手可及。

第二天下午,老赵来到体检中心。他还记得前两天来体检的时候,浑身的不自在,现在不一样了,好像是中考的状元衣锦回乡一样,整个体检中心他都熟悉了。老赵走进大夫的诊疗室。小心翼翼地坐到大夫的旁边,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,老赵扫了一眼桌子上的体检报告,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。突然莫名其妙地有一种担心,他看到大夫脸上凝重的表情,不由紧张起来。

“大夫,是不是有什么事儿?”作为一名警察,老赵看出来了端倪。

“嗯,报告出来了。是有点问题。”

“严重吗?要住院?”

大夫的两只手交错在一起,好像比老赵还紧张似的。过了一会儿,把桌子上的体检报告递给老赵。示意老赵自己打开看。老赵打开报告,然后不明所以地看着大夫。

“其实,我建议你还是去大医院再检查检查,也许我们这儿结果不准确。”

“那这单子上是什么意思?”老赵问,眼睛没离开手上的那张纸。

“肝癌。”

从确诊自己得了肝癌的那天开始,老赵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。他希望大夫不要把结果告诉局里和家人,一来是怕大家担心,二来是他有自己的选择。老赵不想开刀,也不想做什么化疗。一开始,老赵也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,可是一个人在家,看着书柜里这几年穿着警服的端端正正的照片,老赵觉得没什么接受不了,怎么说自己也是一个警察。那以后,老赵在局里工作得更加卖力,对同事也更加热情起来?;氐郊依?还是一如既往地照顾赵夫人和小赵,他希望把时间多留在家里,多陪陪自己的妻儿。

除了大夫和他自己,没有人知道肝癌这回事。老赵明白癌症能治好的几率微乎其微。他不想治疗也不是消极??墒侨司褪钦饷椿厥?不知道自己有病的时候,老赵活得也是兴致勃勃,自从知道了肝癌的消息,不管老赵多么强颜欢笑,身体却大不如前了,好像每一天都能感受到癌症在身体里发生的反应。

李成功回复原职。老赵的文章虽然不能说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,但的确让不少人知道了真相。记者也相继追踪报道,算是还给了李成功一个清白。李成功也从同事那里知道了老赵的这篇文章,打心眼里感激。前思后想,李成功觉得自己得登门拜访,有感谢也有歉意。李成功拎了两瓶酒,来到了老赵家。

那天晚上,应该是这两年老赵喝得最痛快的一次酒了,两个警察,一老一少,就在家里把酒言欢,不亦乐乎。

“老赵,我自罚一杯。你也知道,我这人脾气急,又没什么文化。以前有不少得罪你的地方,对不住!”

李成功仰脖,一口气喝掉了三两白酒。老赵想拦着李成功,不让他喝得太急,可是却没伸出手,他知道自己拦不住,而且也知道,李成功这是真心的。来老赵家的时候,李成功心里还犹豫着,可是看到老赵家书柜里的那些照片,李成功心里一酸,眼睛里竟然也忍不住噙着泪,来回打滚。

从那一刻起,李成功知道老赵究竟是什么样的警察了,打心眼里,油然而生一种最纯粹的尊重。

小赵开门回家。见到老赵跟李成功两个大男人喝得异常激动,打心眼儿里觉得厌恶。老赵看到儿子满脑门子的官司。小赵依旧直奔自己的房间。

“你等会儿,这是爸爸的同事李叔叔。你来敬杯酒。”

“不用,不用,孩子累了吧。”李成功看出来老赵有点喝高了。

小赵二话不说走到桌子前,端起老赵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,转身就回屋。老赵拽住儿子的胳膊。

“你这大学念的怎么越来越不懂礼貌了,家里来客人了不知道说话吗?”老赵的话说得有点不利索。

“叔叔好。”小赵语气生硬,谁都听得出来已经不耐烦了。

“你什么意思,闹什么情绪?一进屋我就看你不对,你别瞧不起你爸,我也是干刑警出身的,看得出来,你说,是不是被上次那个女孩给甩了。”

本来,这句话只是老赵的玩笑话,借着酒劲缓和一下气氛,捎带着还有点父亲的尊严在里面??墒撬蛲蛎幌氲?小赵今天还真是失恋了,听到父亲说了这段话,忍不住哭了出来。

“我就是失恋了,你,哦不,是您,您厉害,什么都能看出来行了吧!”

小赵转身走到自己的房门前。老赵和李成功两个人听完小赵的话吃了一惊。这时小赵转过身,情绪愈发激动。

“我怎么就是你的儿子了?你看看你有点出息吗?现在还会借着酒疯给自己找尊严了!”

小赵狠狠地将门关上,声音竟然荡彻整个房子。

“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跟你爸说话!”李成功站了起来,指着已经紧闭的房门,可是两脚晃晃悠悠已然站不稳。

老赵觉得一阵眩晕,他感到自己的身体疼痛剧烈,就连怒喊也有了哭腔。

“那我他妈的也是你爸爸!”

三天后,老赵一个人回到了农村。本来,赵夫人是有年假可以用的,可医院确实忙得厉害,人手不够,也就只能老赵一个人完成这次旅行了。虽然有点不乐意,可这件事没让赵夫人觉得太意外,毕竟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

芬芬有了孩子,一家三口在农村也是其乐融融。本来丈夫要到城里打工,可是芬芬死活不愿意,哪怕过得穷一点,也不让一家三口分开。老赵看到这一切,知道芬芬心里是怎么想的。她爹的那道坎其实还没有迈过去。

农村的夜晚,空气清新,天上挂着繁星,亮得很,真像是离自己特别近。站在山上,老赵仿佛就能够摘下来。深呼一口气,老赵顿觉清爽,浑身上下少了很多包袱。他觉得,这时候的自己根本没什么癌症。如果剩下的这些日子,能在这农村里度过,也心满意足了。

回城的那天,老赵发现化验单没了。怕赵夫人发现,老赵一直随身携带化验单,可现在却找不到了。也许是落在了山上。老赵心想,这样也好,本来心里一直惴惴不安生怕有一天会被赵夫人发现,但如今化验单埋在山上,每天晚上都能跟繁星做伴也好。

这一天是师傅的祭日?;涣艘郧?老赵肯定会让赵夫人陪自己去。但这一次没有,一大早,老赵来到师傅家,把师娘接到师傅的墓前。自始至终,老赵一句话也没有说。在他看来,这一次扫墓,总觉得有一点像诀别。

当晚回到家中,老赵发现芬芬来了。赵夫人、小赵和芬芬在家里端坐着显然是等自己回来。桌子上放着老赵的诊断书。原来,老赵的诊断书不是落在山上了,而是落在了芬芬家里。芬芬看到了诊断书,大为吃惊,赶忙来到老赵家,把诊断书拿给了赵夫人。毫无疑问,这一纸诊断,犹如晴天霹雳让赵夫人和小赵都难以接受。老赵看到桌子上的这张纸,一切都了然于心。

赵夫人见老赵不说话,禁不住埋怨起来,边哭边说:“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跟家里人说呢?你们局里知道吗?”

老赵勉强地笑了笑,他现在觉得身体像是被掏空了一样,癌症在自己的体内已经不再疼痛,整个身体本身更像是一个巨大的毒瘤,难以自制。

“人呀,怎么能怕一张纸呢?”

老赵平静地说,语气里却透着一股巨大的绝望般的伤感。小赵也忍不住哭了出来,冲出家门。老赵跟着小赵也走出家门,小赵坐在社区的小广场上,夜灯初上,有不少人在广场上跳舞,还有唱卡拉OK的。父亲带着儿子踢球,年轻人谈恋爱,老年人跳DISCO。一切都那么井然有序。小赵坐在这一切的远端,像是在另一个世界。眼泪止不住地流,没有人察觉到他,除了老赵。

老赵坐到儿子的身旁,还是轻描淡写的,儿子啊,你这是哭你的女朋友,还是哭你爸啊。

听到老赵的玩笑,小赵却哭得更厉害了,小赵大声叫了出来:“爸!”

老赵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,起身走进人丛中,随着人群跳起舞来,可脸上也挂上了泪水。这一晚,天空出奇的晴朗,老赵抬起头,是啊,这些星星触手可及。

一个月后,老赵进了手术室。当手术室的灯灭掉的时候,老赵凭借仅有的意识想到,那些照片还安静地摆在书柜里咧,明年还是要再拍一张吧。

上一篇:杀你个回马枪

下一篇:被除名的警花

相关阅读

? 电玩捕鱼娱乐网|亚洲赌博官方排名|网络最大赌博官网|平台赌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