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综合性文章门户网站
www.aolanka.com.cn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学百科 > 微小说 >

黄麻寨里的冷枪

时间: 2019-08-21| 作者:婷婷 | 来源: www.aolanka.com.cn

一、冷 枪

1947年,对土匪来说,真是个好年份。国共两党打得不可开交,便宜了土匪们无法无天。这年六月初六,是黄麻寨老六崔大头老父的六十大寿,他带了三个兄弟,带着丰厚的礼物,兴高采烈地下山。走到野猪林时,“砰”一声枪响,崔大头的大头便开了花……

其他三人马上借助有利地形躲藏,但“砰砰”两声枪响,又两个兄弟中枪,剩下一个叫刘玉喜,当下就吓尿了裤子,心想躲过了八年抗战,没想到小命居然丢在这里了。他躲在一棵大树后面闭上了眼睛,等待着那一声枪响,时间如此漫长,一分一秒地过去了,枪声没有响。“啪”的一下,他的头疼了一下,本能地睁眼,却看到一只啄木鸟,一脸无辜地看着他,刘玉喜心里大喜:“鸟都来了,看来杀手走了。”

捡了一条命的刘玉喜连滚带爬地回到黄麻寨,将事情经过说给老大秦三麻子听。秦三麻子今年三十三岁,脸上白净,一个麻点也没有,不像土匪,倒像一个先生。秦三麻子觉得刘玉喜说话太夸张,对方难道是枪神,三颗子弹干掉三个人?要知道,这三个兄弟不是一般的土匪,都是经历过战火淬炼的。如老六崔大头,可是正儿八经做过五年伪军的人,在八路军的枪雨里洗过澡,在国军的美国炮下死里逃生。跟他一起入伍的人,十个有九个都死掉了,唯独他好端端地活到现在。其他两个人也都做过伪军,在战场上混过,三个人被爆头,这真是太夸张了。

刘玉喜脸色苍白,跺着脚发誓他没夸张。秦三麻子想了想,就派老三鹰眼去瞅瞅。鹰眼多带了几个人,到山下看了,情况确实如刘玉喜所说。奇怪的是,这群杀手完全可以轻易地将刘玉喜干掉,为什么放过他?

让他回来报信,挑明了说:以后小心点,我们要找黄麻寨的麻烦了。想到此,秦三麻子认真起来了:这群杀手是跟崔大头有仇还是跟山寨有仇?

大伙都很气愤,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,居然敢找黄麻寨的麻烦?这两年,黄麻寨惹的仇怨多了去了,因为黄麻寨就是干绑票营生的。踩点,绑票,催缴赎金,拿不到赎金就撕票,这是土匪约定俗成的规矩。光今年,黄麻寨就撕了四个肉票。现在,监牢里还关着五个肉票呢,要是查清是这五个肉票的家人请人做的,对方送多少钱都不要了,马上撕票!

秦三麻子挥挥手,让大家冷静。今天老六的死,是坏事,也是好事。兄弟们这两年绑票都很顺利,鲜有对手,骄矜之气日盛。像老六,好酒好肉好赌,昨夜赌到凌晨三点多,今天晕晕乎乎地就下山了,如果他头脑清醒一点,也许不至于送命。说了这么多,秦三麻子的意思是,一定不能饶了这群打黑枪的家伙,但是大家千万不能轻视,要慎重对待。枪子不长眼,阎王爷没亲戚,每人肩上都扛一颗脑袋,稍不注意这颗脑袋就掉了……

老大一番话入情入理,大家从狂躁愤怒中冷静下来。

先从老六的私仇来算。老六是1945年脱掉伪军黄皮的。干伪军的时候,干过不少坏事,但没有一件是他自己干的,都是跟别人一起做的。加入黄麻山寨后,他亲手绑过六七个肉票,撕过一个肉票,如果算私仇,这是唯一的私仇。

秦三麻子马上命令,看老六撕掉的这个票是何许人也。很快查清楚了,这个被撕的肉票是个倒霉蛋,本是个长工,因为忠心耿耿地给财主做了几十年,六十岁生日这天,财主就在镇上最好的一家酒店里,给他订了一桌酒席,当天吃饭的也是他为数不多的几个穷朋友,破衣烂衫地在豪华酒楼里吃席,很是惹眼,就被老六注意到了。老六以为这个长工是个乡下土财主,故意穿破衣烂衫是藏财,虽然吃的是豪华酒楼里最便宜的酒席,但给人感觉这个家伙肯定有钱。于是,在他回家的路上,把他给绑了。后来一审,居然是个穷长工,老六气得当下就撕票了。

这个长工也没什么亲戚,老鳏夫一个,谈不上谁会为他寻仇。

上一篇:消费队丢了牛

下一篇:谁是日奸

相关阅读

? 电玩捕鱼娱乐网|亚洲赌博官方排名|网络最大赌博官网|平台赌博网